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精华
66
帖子
7975
主题
226
现金
4920527 元

白龙马:1000万/枚嘚瑟猴:1000万/枚

鲜花(2185) 鸡蛋(3)
发表于 2019-2-20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那边 于 2019-2-20 21:48 编辑


选诗原则:不论国别,不究名气,唯文本是从。

庞德诗选:https://site.douban.com/175290/widget/notes/9842050/note/263194291/


《地铁车站

   
人群中这些面庞的闪现;
湿漉的黑树干上的花瓣。

赵毅衡译


《普罗旺斯晨歌》

有如苍白湿润的铃兰
凉凉的花瓣
拂晓时她躺在我身边。




《墓志铭》

请给我写下这句话,当我过完这一生:
“他早在成名之前,便已厌倦了名声。”




《诗章第49号》

赞七湖,有佚名诗曰:
雨,空江,孤旅,
冻云中现一团火,黄昏骤雨
船篷下一盏孤灯。
芦苇沉沉,弯弯,
竹林簌簌如泣。

秋月;沿湖山耸
浓弊锭
暮似云帘,
笼涟漪;而穿帘
是月桂尖长的枝刺,
芦苇丛荡一支寒曲。
山后佛寺的钟声
随风飘来。
四月逝帆十月归,
船溶入银波;缓缓;
太阳独耀江上。

一竿酒旗揽斜阳
斜光中几缕炊烟依稀

忽有雪飞江上
大地玉裹
扁舟似灯笼摇荡,
流水凝寒。而在山阴
黎民悠悠自得

大雁猝降沙洲,
云拢聚窗口
水渺渺;雁与秋并行,
渔火上空一片鸦噪,

光移北天际;
有数童掷石捕虾。
1700年康熙巡歇山湖畔,
光移南天际。

国屯富亦衰?
这会遗臭万年;会为鬼怪。
大运河虽为昏帝享乐而掘,
可它仍流至通县。

卿云烂兮
纠缦缦兮
日月光华
旦复旦兮

日出而作
日入而息
掘井而饮
耕田而食
帝力于我何有哉?

第四度,安宁的空间。
其威制伏野兽。

《扇诗》

白绢扇啊,
纯洁如草上霜,
你也被搁置一边。

(郑建青 译)



评分

参与人数 1现金 +200 贡献值 +10 好评度 +10 鲜花 +10 收起 理由
清溪 + 200 + 10 + 10 + 10 为你有心的分享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鸡蛋

清溪  在2019-4-22 16:52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和煦如春,决绝似铁。

精华
66
帖子
7975
主题
226
现金
4920527 元

白龙马:1000万/枚嘚瑟猴:1000万/枚

鲜花(2185) 鸡蛋(3)
 楼主| 发表于 2019-2-20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那边 于 2019-2-20 21:50 编辑

聂鲁达诗选:https://www.ppzuowen.com/mingzhu/nieludashixuan/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 聂鲁达(Pablo Neruda)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远去,  
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像我灵魂,一只梦的蝴蝶,  
你如同忧郁这个字。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好像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一只如鸽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无法企及你。  
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   
  
并且让我借你的沉默与你说话,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遥远且哀伤,仿佛你已经死了。   
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   
而我会觉得幸福,因那不是真的而觉得幸福。   
  

李宗荣译


点评

聂鲁达的诗也是我喜欢之一。  发表于 2019-4-22 16:55
德斯诺斯,一个法国佬,很喜欢这个人,他的诗也很美,比如橡树的心,桦树的皮,比如古老的喧嚣,比如但愿你知道,还有很多,我都喜欢  发表于 2019-2-27 16:44
写你也是写自己灵魂的呐喊,喜欢这样的诗,读后会让自己的心明亮。  发表于 2019-2-23 10:05
回头我找来存  发表于 2019-2-22 11:26
喜欢夸西莫多,很多都喜欢,尤其那首语言与古老的冬天  发表于 2019-2-22 02:32
有喜欢的诗可以点评里推荐,我找了贴  发表于 2019-2-20 19:09
这个贴好  发表于 2019-2-20 18:09

鲜花鸡蛋

清溪  在2019-4-22 16:54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窗纱飞扬  在2019-3-15 19:55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和煦如春,决绝似铁。

精华
66
帖子
7975
主题
226
现金
4920527 元

白龙马:1000万/枚嘚瑟猴:1000万/枚

鲜花(2185) 鸡蛋(3)
 楼主| 发表于 2019-2-20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那边 于 2019-2-20 21:52 编辑

帕斯诗选: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1128/17/3359418_73165413.shtml


《大街》


这是一条长长的寂静的街道。
我在黑暗中行走,跌跤,
爬起来,踏着干枯的落叶和沉默的石子,
深一脚,浅一脚。
我身后也有谁将它们践踏:
我停,他也停,
我跑,他也跑。
当我转过脸,无人静悄悄。
一片漆黑,没有出路,
我在街口转来转去
总是又回到原处,
那里没人等我,也没人将我跟随,
我却在将一个人紧追,
他跌倒了又爬起来,
一见我便说:没有谁。


赵振江译


《给唐纳德·萨瑟兰 》

有光。我们既未看也未触摸它。
在其空寂的清澈中歇息着
我们看见并触摸的东西。
我用我的指尖看见
我的眼睛触摸的东西:
         影子,世界。
我用影子绘画世界,
我用世界撒播影子。
我听见光芒在另一边跳动。

董继平译



点评

我也当资料库收藏学习  发表于 2019-2-20 23:23
辛苦了。很喜欢这样的方式。  发表于 2019-2-20 23:12
和煦如春,决绝似铁。

精华
66
帖子
7975
主题
226
现金
4920527 元

白龙马:1000万/枚嘚瑟猴:1000万/枚

鲜花(2185) 鸡蛋(3)
 楼主| 发表于 2019-2-20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那边 于 2019-2-20 19:14 编辑

《看不见的月亮》
   文/呆呆

有一年。几个年轻人结伴去山顶看月亮
骑着单车经过田野


暮色温婉。村子如碎叶翻转
轮胎滚过湿泥
--此是天光尽头


青霜。露出银河一部分身子
月亮,是一条大鱼,围着我们。鹿鸣一般呦呦


鹿鸣一般,去捕捉
我们遗落在崖底的回声


和煦如春,决绝似铁。

精华
66
帖子
7975
主题
226
现金
4920527 元

白龙马:1000万/枚嘚瑟猴:1000万/枚

鲜花(2185) 鸡蛋(3)
 楼主| 发表于 2019-2-20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那边 于 2019-2-20 21:55 编辑

策兰诗选(孟明译):https://read.douban.com/reader/ebook/8462937/?from=book


《水晶》


不要在我的唇上找你的嘴

不要在门前等陌生人

不要在眼里觅泪水

七个夜晚更高了红色朝向红色

七颗心脏更深了手在敲击大门

七朵玫瑰更迟了夜晚泼溅着泉水


《法国之忆》


跟我回忆吧,巴黎的天空,大秋水仙……
我们到卖花姑娘那儿买心:
心是蓝色的,在水中绽放。
我们的房间里下起了雨,
邻居莱松先生进来了,一个瘦小男人。
我们玩牌,我输掉了眼珠;
你借给我头发,也输光了,他打败了我们。
他穿门而去,雨在后面追他。
我们死了,却能够呼吸。


《母亲》


母亲,悄悄驱邪,就在一旁,
她用暮色朦胧的手指触摸我们,
她使林中空地更舒适,就像为了一群
在呼吸中嗅到晨风气息的狍子。


我们机灵地走进生命之圈,
她应该在那里,像个死神给人消灾,
为我们拖延夜色,还不时
加快我们的旅程,当暴风雨来临。


我们上路了,黎明的石头人,
当她哈气,前面出现一道门
而我们也要在等待中借来很多泪,


她所给予的,我们带在身边……
心惊时,她会默默在后面张望,
是否我们在外人面前露出了伤。


《夜曲》


别睡觉。得留神。
白杨树以踏歌的脚步
和队伍一起行进。
池塘全是你的血。


绿色骨骼在里面跳舞。
有一个甚至撕碎了浮云:
剥蚀,残缺,光滑,
你的梦被长矛刺出了血。


世界是一匹阵痛的兽,
光秃秃爬行在月夜下。
上帝是它的嚎叫。我
害怕,并感到寒冷。


《致诗琴》


桃花之光踌躇了,
很快又围着你双颊嬉戏,
好让我镜子发抖——
我在,故我心忧。


信使捎来明亮的石头,
月亮从银色山谷扒土而出:
你天鹅绒般的眼睛没人理睬——
我知,故我等待。


当那人穿着青衣到来,
你会给他戴上戒指,
还给他披上你的穷人绸缎——


我看见,故我歌唱。


《花贼》


这些小灌木呀携带着红白
秘密,向你黯淡的心头袭来。
让我贴着你的脸,你热呼呼的脸,
与瑞香的香气一起逗留。


那毅然照亮你血的东西,
有人说,是一种毒汁赋予了它灵魂。
莫非它来自一闪念,一道滋润的微光,
改变了你并超过了我?


你的世界在敞开的窗口变化。
那些小花悄悄对你说出指令。
于是可以长留,我心从你那里得来的,
你灵魂南方一种浓郁的香。


《镜中》


镜中,我心是浮云,
露水濛濛,我曾用它培育玫瑰,
翅膀从我身上掠过,暗了,
还吹走我头上栗色的鬈发。


夜色转身,落入茉莉花丛,
小头巾不掀,光彩已惊艳?
直到你的肉体也躺在它的火中。
而我从上面给它打开扇子……


面纱,镜子为你揭去了,
蓝得像你的眼睛,云已从中消散……
双手重又打上薄霜,
睡梦里依然为我拂去灵魂上的落叶。


金子啊,我要在镜子里与你相见!
海的反光啊,要起波浪!
我故乡的山毛榉林中有位栗发少女
在踯躅徘徊,她来自高加索……


《雨夜》


看吧,这夜晚用摇曳的山萝卜
在窗口乌黑地写下我灵魂的标记。
你的眼睛,从俄罗斯那片天空
它还是那样黑,要放逐我的心,


可心戏耍了黑暗,蹑手蹑脚走近你的家……
为了这个夜晚,你特意把头发梳高,
还在松散的衬衫上别了根粗粗的银别针,
你赞美南方,那陌生的,没有我的南方。


你扭动腰枝如同在吹芦笛
从一座大理石阶轻盈地
下来,这里有位草原和浮云的朋友
用雨水给你创造了一条河:黄尼罗河。


《雨中丁香》


妹妹,下雨了:天空的
回忆提纯了它的苦味。
丁香,寂寞地开在时间的气味面前,
湿淋淋地寻找那两个人,他们曾经相拥着
从敞开的窗口朝花园张望。


我的呼唤拨亮了风雨灯。


我的影子丛生,长得比窗格子还高,
我的灵魂是那绵绵细雨。
你,黑暗之人,是否在暴风雨中懊悔
我偷了你那枝罕见的丁香?


《孤独者》


比起鸽子和桑树
秋天更爱我。它送我面纱。
“拿去做梦吧,”说着就绣上了花边。
还说:“上帝跟秃鹫一样离得很近。”


可我还保存着一条小披肩:
比这条粗糙,不带刺绣。
弹一弹它,黑莓子树丛就下雪。
挥动它,你就听见山雕啼叫。



点评

入骨的诗篇,一字一句叫醒我的灵魂。  发表于 2019-2-23 10:07
这个人我也喜欢,不仅仅因为他的诗,还有他所历经的苦难  发表于 2019-2-22 02:22
如此喜欢策兰这些  发表于 2019-2-20 19:44
和煦如春,决绝似铁。

精华
66
帖子
7975
主题
226
现金
4920527 元

白龙马:1000万/枚嘚瑟猴:1000万/枚

鲜花(2185) 鸡蛋(3)
 楼主| 发表于 2019-2-20 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策兰,我最喜欢的一首:

《数数扁桃》

数数过去的苦和使你难忘的一切,
把我数进去;
当你睁开眼睛而无人看你时,我曾寻觅你的目光,
我曾纺过那秘密的线,
你的思索之露
向坛子滴下去的线,
那些坛子,有一句不能打动任何人的心的箴言护住它们。

在那里你才以你自己的名义走路,
你迈着坚定的步子走向自己,
在你沉默的钟楼里钟舌自由摆动,
窥伺者就向你撞来,死者也用手臂搂住你,
你们三个就一起在暮色中行走。

让我感到苦吧。
把我数进扁桃里去。

王家新 译


点评

如果外国诗读不进去,你百度蓝女巫胭痕或者忧伤樱桃的新浪博客,这两个觉得你更适合  发表于 2019-2-23 10:16
这篇好反复读才能理解其中的含义,老师喜欢的,要多读读,嘻嘻~  发表于 2019-2-23 10:10
和煦如春,决绝似铁。

精华
66
帖子
7975
主题
226
现金
4920527 元

白龙马:1000万/枚嘚瑟猴:1000万/枚

鲜花(2185) 鸡蛋(3)
 楼主| 发表于 2019-2-20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那边 于 2019-2-20 21:58 编辑

博尔赫斯诗选,曾经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个诗人:http://www.andto.com/yuedu/1269111.html?act=mulu


《雨》

突然间黄昏变得明亮
因为此刻正有细雨在落下
或曾经落下。下雨
无疑是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

谁听见雨落下 谁就回想起
那个时候 幸福的命运向他呈现了
一朵叫玫瑰的花
和它奇妙的 鲜红的色彩。

这蒙住了窗玻璃的细雨
必将在被遗弃的郊外
在某个不复存在的庭院里洗亮

架上的黑葡萄。潮湿的幕色
带给我一个声音 我渴望的声音
我的父亲回来了 他没有死去。

陈东飙 陈子弘译



《失去的公园》

迷宫不见了。一行行整齐的
尤加利桔也消失了,
剥去了夏天的华盖和镜子那
永恒的不睡,这镜子重复
每一张人类面孔、每一只蜉蝣的
每一个示意。停摆的钟,
纠缠成一团的忍冬,
竖立着愚蠢雕像的凉亭,
黄昏的背面,鸟的啁啾,
塔楼和慵懒的喷水池,
都是过去的细节。过去?
如果不存在开始和结束,
如果将来等待我们的只是
一个由无尽的白天和黑夜组成的数目,
我们也就已经是我们将成为的过去。
我们是时间,是不可分割的河流,
我们是乌斯马尔,是迦太基,是早就
荒废了的罗马人的断墙,是这些诗行
所要纪念的那个失去的公园。

黄灿然 译


《星期六》

外头是落日,时间中
镶嵌的宝石,
深沉的盲目的城市
没有人看见你。
黄昏沉默或歌唱。
有人吐露出渴望
钉住在钢琴上,
总是,为了你无限的美。

不管你爱不爱
你的美
总是时间赏赐的奇迹。
你身上的幸福
犹如新叶上的春天。
我什么也不是
只是这样的渴望
在黄昏中消竭。
你身上的美妙
犹如剑锋上的寒光。

黑夜使窗栅更加沉重。
冰凉的房间里
我们象瞎子摸索着我们两个的孤独。
你的身体的白皙光辉
胜过了黄昏。
我们的爱里面有一种痛苦
与灵魂相仿佛。

你,
昨天仅仅只有完全的美
而如今,也有了完全的爱。

王央乐 译


《余 晖》

日落总是令人不安
无论它浮华富丽还是一贫如洗,
但尚且更加令人不安的
是最后那绝望的闪耀
它使原野生锈
此刻地平线上再也留不下
斜阳的喧嚣与自负。
要抓住这紧张而奇异的光是多么艰难,
那是个幻像,人类对黑暗的一致恐惧
把它强加在空间之上
它突然间停止
在我们觉察到它的虚假之时
就象一个梦破灭
在做梦者得知他正在做梦之时。

《诗 艺》

眼望岁月与流水汇成的长河
回想时间是另一条河,
要知道我们就像河流一去不复返
一张张脸孔水一样掠过。

要觉察到清醒是另一场梦
梦见自己并未做梦,而死亡
使我们的肉体充满恐惧,不过是那
被称为睡梦的夜夜归来的死亡。

要看到在日子或年份里有着
人类的往日与岁月的一个象征,
要把岁月的侮辱改造成
一曲音乐,一声细语和一个象征。

要在死亡中看到梦境,在日落中
看到痛苦的黄金,这就是诗
它不朽又贫穷,诗歌
循环往复,就像那黎明和日落。

有的时候,在暮色里一张脸
从镜子的深处向我们凝望;
艺术应当像那面镜子
显示出我们自己的脸相。

人们说尤利西斯厌倦了奇迹
当他望见了葱郁而质朴的伊撒加
曾因幸福而哭泣。艺术就是伊撒加
属于绿色的永恒,而非奇迹。

它也像河水一样长流不息
逝去而又留存,是同一位反复无常的
赫拉克利特的镜子,它是自己
又是别的,像河水一样长流不息。


点评

不管你爱不爱 你的美 总是时间赏赐的奇迹。喜欢这句,做好自己,时间会给你最美的礼物,正能量好强。  发表于 2019-2-23 10:14
也是我喜欢的,尤其那首蒙得维的亚  发表于 2019-2-22 02:15
和煦如春,决绝似铁。

精华
66
帖子
7975
主题
226
现金
4920527 元

白龙马:1000万/枚嘚瑟猴:1000万/枚

鲜花(2185) 鸡蛋(3)
 楼主| 发表于 2019-2-20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那边 于 2019-2-25 14:30 编辑

普拉斯诗选,一个能让人燃烧的女诗人: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53938709/

《词语 》

斧头
在它的劈砍中树木鸣响,
带着回声!
回声自中点散开,
像一群马。

树液
如泪水涌出,如同
水挣扎着
重建它的镜子,
在石头上,

在下落并翻滚的石头上,
一颗白色的头颅,
被疯长的绿色吞噬。
多少年后,我
在路上遇到它们──

枯燥而无主的词语,
永不疲倦的铁蹄。
而此时
恒星自池水的底部
主宰着一生。
 (阿九 译)



《雾中羊 》

山岭迈入白色之中,
人和星辰
伤心地望着我,我令他们失望。

火车留下一趟呼出的气,
哦,慢腾腾的
马,锈色,

马蹄,悲哀的铃声──
早晨越来越暗,
整整一早晨,

一朵花已经离去,
我的骨头抓住一片儿寂静,远处的
田野溶化了我的心,

他们威胁我,
要我穿过,去一片没有
星辰,没有父亲的天空,一泓黑水,                                  

(彭予 译)

《七月里的罂粟花》
 
小小的罂粟花,小小的地狱之火,
你不伤人?

你闪烁不定,我不能碰你,
我把双手伸进火中,什么也没燃烧,

瞧着你那样闪烁我感到
绵绵无力,多皱,鲜红,就像人的嘴唇,

刚刚流过血的嘴唇。
血淋淋的小裙子!

有些烟味我不能闻,
你的鸦片和你令人作呕的容器在何处?

但愿我能流血,或者入睡!──
但愿我的嘴唇能嫁给那样的创伤!
或者你的汁液渗向我,在这玻璃容器里,
使人迟钝,平静,

可它是无色的,无色的, 

(彭予 译)


《边缘 》

这个女人尽善尽美了,
她的死

尸体带着圆满的微笑,
一种希腊式的悲剧结局

在她长裙的褶缝上幻现
她赤裸的

双脚像是在诉说
我们来自远方,现在到站了,

每一个死去的孩子都蜷缩着,像一窝白蛇
各自有一个小小的

早已空荡荡的牛奶罐
它把他们

搂进怀抱,就像玫瑰花
合上花瓣,在花园里

僵冷,死之光
从甜美、纵深的喉管里溢出芬芳。

月亮已无哀可悲,
从她的骨缝射出凝睇。

它已习惯于这种事情。
黑色长裙缓缓拖拽,悉悉作响。


 (赵琼、岛子 译)



《拉撒路夫人》

我又尝试了一次,
我十年
尝试一次──

一种神通广大的奇迹,我的皮肤
发亮,象纳粹的灯罩,
我的右脚

是一块镇纸,
我的脸没有五官,一块
上等犹太亚麻布,

揭开那条餐巾
哦,我的敌人
我可怕吗?──

鼻子,眼洞,两排牙齿?
酸臭的气味
会在一天之内消失,

被墓穴吞吃的
肉体会很快回到
我身上,很快;

我是一个笑容可掬的女人,
我仅仅三十岁,
我象猫一样有九条性命,

这是第三条
每十年就要消灭
一个废物!

一百万根纤维!
一群人嚼着花生
挤进来看

他们剥光我的手和脚──
一次盛大的脱衣舞会,
先生们,女士们,

这是我的手,
我的膝,
我也许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

但我还是原来的那个女人,同一个女人,
第一次发生在十岁,
那是一次意外,

第二次是我有意
要干出个名堂,根本不愿回头,
我摇晃着,紧闭着,

象一枚海贝,
他们呼呀唤呀,
把我身上的虫挑出象挑粘粘的珍珠,


是一种艺术,象一切其他的东西。
我干这个非常在行,

我这样干使自己感到死是地狱,
我这样干使自己感到真死,
我猜想你们会说我身负某种使命,

在小屋里死特别容易。
死特别容易,一动不动,
这是在光天化日之下

戏剧性的归来,
回到原来的地方,回来那张脸,原来残忍的
有趣的叫喊:

“一个奇迹!”
他打垮了我。
人们冲过来

为了看我脸上的伤疤,人们冲过来
为了听我的心跳──
它真的去了,

人们冲过来,很多人冲过来,
为了说句话或摸一摸
或几滴血

或我的一根头发或我的衣服,
也好,医生先生,
也好,敌人先生,

我是你的作品,
我是你宝贵的,
溶化为一声尖叫的

纯金的婴儿,
我扭动着,燃烧着,
别以为我低估了你无微不至的关怀,

灰烬,灰烬──
你戳着,拨着,
肉,骨头,无踪无影──

一块肥皂,
一只结婚戒指,
一种金的填塞物,

上帝先生,魔鬼先生,
当心
当心,

我披着一头红发
从灰烬中升起,
象呼吸空气一样吃人, 

(彭予 译)

《渡湖》

黑湖,黑船,两个黑纸剪出的人。
在这里饮水的黑树往那里去?
他们的黑影想必一直伸到加拿大。  

荷花丛中漏过来一星点光线,
莲叶不让我们匆忙穿过:
扁平的圆叶,老在作阴险的劝告。  

从桨上摇下一片片冰冷的世界,
我们怀着黑色的精神,鱼也如此。
一个断树桩举起苍白的手告别;  

星星在浮莲之间开放,
塞壬如此面无表情,没把你变成石头?
这是惊呆的灵魂特有的寂静。

(赵毅衡 译)

《暗木,暗水》

这木头燃起
一股暗香。苍白的
青苔从披肩滴落,

大树的老骨头
长出胡子。蓝色的
雾在挤满鱼的

湖水上移动。
蜗牛用一卷卷羊角
卷起光滑的

水面的边界。
在空旷的
彼处,晚近的岁月

捶打她的多种
稀有金属。
古老的白镴树根

在飞机机身般的
水的镜面上弯曲,
此时空气的

透明沙漏渗出
一股金币的风,
明亮的水光滑动

它们的铁环,一个
接一个,滑下
冷杉的树干。

 (冯冬 译)



《神秘论者》

天空是长满钩子的磨车──
没有答案的提问,
闪着光、醉醺醺,像苍蝇;
夏天松柏下的阴浊空气
如腥臭的子宫,它们在里面叮叮啃啃,令人难忍。

我记得
木屋上阳光的死人味,
蓬帆僵硬,卷夹着咸涩的布条。
某人一旦目睹了上帝的尊容,还有什么补救?
一旦被完全没收,

一块部件也不留下,
不剩一只脚趾、一根手指,而是用滥了,
彻底用滥,在太阳的大火下,污渍
从远古的大教堂延伸至今,
还有什么补救?

圣餐牌上的小药丸,
在死水边行走?记忆?
或者面对着啮齿动物
捡起基督闪亮的碎片?──
那些温顺的啃花者、那些家伙

愿望太卑微所以知足常乐──
那位驼背经风历雨的小茅屋,
笼罩于铁线莲的辐条下。
是否只有心软,根本没有伟大的爱?
大海是否

记得那踏过水面的行者?
意义从分子间泄漏。
城市的烟囱喘着气,窗户冒汗,
孩子们在童床上跳跃。
太阳绽放,它是一株天竺葵。

心尚未停滞。 

(得一忘二 译)

《裹在石膏里》

永远摆脱不掉它了!现在有两个我。
眼前这位崭新而纯白,那个则陈旧而苍黄,
而白色的这个当然高人一等。
她不食人间烟火,可谓是真正的圣人。
一开始,我还恨她,恨她没有人的品性──
她与我躺在一张床上,就像死尸一样,
而我吓得要死,因为她的形状恰是我的模样,

只是白了许多,不会破碎、也没有怨言。
我有一个礼拜不能入睡,她那么冰冷。
我将一切都怪罪于她,但她就是不做回答。
我真不明白她那愚蠢麻木的行为!
我捶她,她逆来顺受,像个真正的和平主义者。
后来我才认识到她要求的是让我爱她。
她开始温暖起来,而我也看到了她的优点。

没有我,她便不会存在,所以她当然感恩戴德。
我给她一颗灵魂,我从她身上开放,
犹如玫瑰从一只粗瓷花盆中绽开花朵,
说到底,吸引人们注意力的毕竟是我,
而非我本来以为的那样,是因为她的白净和美。
我对她有点屈尊附就,她还是热切接受──
你几乎一目了然,她有点奴婢心态。

她悉心承欢,我并不难以为清,她喜欢这样。
清晨她早早把我唤醒,以她令人惊叹的
白色身段反射着朝阳,而我怎能注意不到
她的整洁、她的镇静以及她的耐性:
她像最好的护士那样牵就我的虚弱,
固定住我的骨头以便它们能恢复正常。
最终我们的关系变得有点紧张。

她不再那么紧贴着我,显得若即若离。
我觉得她忍不住要批评我,
好像我的习惯不知何故冒犯了她。
她放进来一阵阵风并且越来越心不在焉。
我的皮肤发痒并且有柔软的碎屑片片剥落,
完全是因为她的照料太不精心。
后来我才看出问题的所在:她自以为属于不朽之辈。

她想要弃我而去,她自以为高我一等,
而我一直将她困在黑暗之中,她怨恨满腔──
伺候一个活死人浪费了她的时光!
于是她开始私下希望我最好死去。
那么她就可以覆盖我的嘴巴和眼睛,把我完全盖住,
接着便能戴上我油彩的脸,就像一具木乃伊外壳
戴着一张法老的脸,尽管它是由泥巴和水做成。

我这虎落平川的处境自不敢将她摆脱。
她支持我这么久,我已十分疲软──
我甚至已经忘记怎么走、如何坐,
所以我谨小慎微,不敢令她半点心烦
更不敢时机未到就狂言要如何复仇。
与她同住就好像随身带着自己的棺材:
但我仍然依赖着她,尽管我这样做也很懊悔。

我也曾想我们没准可以尝试一同生活──
能够这么亲近,说到底,也是一种姻缘。
现在,我已看出,我们之间非她即我。
她可以是圣人一个,而我可能会丑陋且多毛,
但她很快将会发现,这一点实在无关紧要。
我正在养精蓄锐;终有一天我离了她也能应付,
那时她将因空虚而枯萎,这才始觉我难以割舍。


(得一忘二 译)

《爹地》

你再也不能,再也不能
这样做,黑色的鞋子
我像只脚在其中生活了
三十个年头,可怜且苍白,
仅敢呼吸或打喷嚏。

爹地,我早该杀了你。
我还没来得及你却死了──
大理石般沉重,一只充满神祇的袋子,
惨白的雕像──有着一根灰色脚趾
大如旧金山的海狗

和一颗沉浮于怪异的大西洋中的头颅
把绿色的豆子倾在蓝色之上
美丽的瑙塞特的海水中。
我曾祈求能寻回你。
啊,你。

以德国的口音,在波兰的市镇
被战争,战争,战争的压路机
辗压磨平。
但是这市镇的名称是很寻常的。
我的波兰朋友

说起码有一两打之多。
所以我从来未能告诉你该把
脚,你的根,放在何处,
从来无法和你交谈。
舌头在下颚胶着。

胶着于铁蒺藜的陷阱里。
我,我,我,我,
我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以为每个德国人都是你。
而淫秽的语言

一具引擎,一具引擎
当我是犹太人般地斥退我
一个被送往达浩,奥胥维兹,巴森的犹太人。
我开始学习犹太的谈吐。
我想我有理由成为犹太人的。

提洛尔的雪,维也纳的清啤酒
并非十分纯正。
以我的吉卜赛血缘和诡异的运道
加上我的塔洛纸牌,我的塔洛纸牌
我真有几分像犹太人呢。

我始终畏惧你,
你的德国空军,你的德国武士。
你整齐的短髭,
和你印欧语族的眼睛,明澈的蓝。
装甲队员,装甲队员,啊你──

不是上帝,只是个卍字
如此黝黑就是天空也无法呼啸而过。
每一个女人都崇拜法西斯主义者,
长靴踩在脸上,野蛮
野蛮如你一般兽性的心。

你站在黑板旁边,爹地,
我有这么一张你的照片,
一道裂痕深深刻入颚部而不在脚上
但还是同样的魔鬼,一点也不
逊于那曾把我美好赤红的心

从中击破的黑人。
你下葬那年我十岁。
二十岁时我就试图自杀
想回到,回到,回到你的身边。
我以为尸骨也是一样的。

但是他们把我拖离此一劫数,
还用胶水将我粘合。
之后我知道该怎么做。
我塑造了一尊你的偶像,
一个带着《我的奋斗》眼神的黑衣人

一个拷问台和螺旋钮的爱好者。
我说着我愿意,我愿意。
所以爹地,我终于完了。
黑色的电话线源断了,
声音就是无法爬行而过。

如果说我已杀了一个人,我就等于杀了两个──
那吸血鬼说他就是你
并且啜饮我的血已一年,
实际是七年,如果你真想知道。
爹地,你现在可以安息了。

你肥胖的黑心里藏有一把利刃
村民们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
他们在你身上舞蹈践踏。
而他们很清楚那就是你。
爹地,爹地,你这浑球,我完了。

(张芬龄、陈黎 译)

《镜子》

我是银白而精确的。我没有成见。
不论我看见什么,我都立即原封
吞下,不为爱憎好恶所迷惑。
我并非残忍,只是诚实,
一位小神的眼睛,有四个边角。
绝大部分时间我都在思忖对面的墙壁。
粉色的,有斑点。我看着它这么长时间了,
我想它是我心灵的一部分。只是它闪动摇曳。
面孔与黑暗一次又一次地把我们隔开。

如今我是个湖。一位妇人在我上面俯身,
在我伸展的水域搜索她的真面目。
然后她向那些说谎者求教,蜡烛或月亮。
我看见了她的背,忠实地把它映出来。
她报以眼泪和双手的一阵摇晃。
对她来说我挺重要。她来了又去。
每个早晨,是她的脸替换了黑暗。
在我里面,她淹死了一位少女,在我里面,一位老妇人
日复一日地向她浮起,像条可怕的鱼。


(戴玨 译)



点评

先做一个标记,有空一定去的链接里深读一下。  发表于 2019-4-22 16:59

鲜花鸡蛋

清溪  在2019-4-22 16:57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和煦如春,决绝似铁。

精华
66
帖子
7975
主题
226
现金
4920527 元

白龙马:1000万/枚嘚瑟猴:1000万/枚

鲜花(2185) 鸡蛋(3)
 楼主| 发表于 2019-2-20 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那边 于 2019-2-20 22:31 编辑

[美国] 伊丽莎白•毕肖普诗选: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608/12/49165069_760669580.shtml


《失眠》

月亮从妆台镜子中
望出一百万英里
(或许也带着骄傲,望着自己
但她从未,从未露出微笑)
至远远超越睡眠的地方,或者
她大概是个白昼睡眠者。

被宇宙抛弃了,
她会叫宇宙去见鬼,
她会找到一湾水,
或一面镜子,在上面居住。
所以把烦恼裹进蛛网吧
抛入水井深处

进入那个倒立的世界
那里,左边永远是右边,
影子其实是实体,
那里我们整夜醒着,
那里,天国清浅就如
此刻海洋深邃,并且你爱我。
(包慧怡 译)

一起醒来多么美妙……

一起醒来多么美妙
同一分钟醒来,听见
突然下起雨,落满屋顶,
感到空气突然清冽
仿佛被空中一团黑线网
骤然通了电,多好。
雨珠在屋顶四处嘶嘶作响,
下方,一个个吻轻盈降临。

雷暴来了,或正在撤离;
是刺人的空气把我们弄醒。
如果闪电此刻击中房屋,它会通过
高处的四个蓝色瓷球
降临屋顶,降临避雷针,包围我们,
我们睡眼朦胧地梦想着
整栋屋子受困于闪电的鸟笼
那一定赏心悦目,毫不可怖;

以同样简单的
夜晚视角,我们平躺着
一切都可能同样轻易地变幻,
为了警告我们,这些黑色的
电线必须始终高悬。无须惊讶
世界可能转为一种迥然不同之物,
就如空气变幻,或闪电转瞬来袭,
变幻着,如一个个吻不及我们思索,已在变幻。


《致纽约》
——给露易丝·克莱恩

下一封来信里,我希望你说说
你要去往何方,正在做什么;
戏怎么样,看完戏以后
你还要寻找什么别的乐子?

深更半夜搭上计程车,
一路飞驰,像要拯救你的灵魂
那儿,道路绕着公园盘旋又盘旋
计程表闪耀如德高望重的猫头鹰,

树木看起来那么诡异,那么绿
孤零零地站在巨大的黑色岩洞中
突然之间,你抵达别处
那儿,万物都像发生在波浪中,

大部分玩笑你就是听不懂,
如同从石板上擦去的污言秽语,
歌声响亮,却又黯淡莫名
而时间已经晚得不像话,

当你走出褐砂石住宅
来到灰色人行道上,来到洒了水的街,
楼群的一侧与太阳并排升起
宛如一片微光灼烁的小麦原野。

——小麦,而不是燕麦,亲爱的。
若是小麦,恐怕就不是你播种的,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想知道
你正在做什么,要去往何方。

(包慧怡 译)

《库切》

库切,露拉小姐的佣人,躺在灰泥里,
从黑色变成白色
她降到黑色珊瑚礁表层下。
她的一生消耗在
照料耳聋的露拉小姐上,
库切在厨房水槽里吃饭
当露拉在厨房餐桌上用餐。
天空为这葬礼变成蛋白色
而人们面色惨淡

今夜月光会减缓
种在填满沙砾的锡罐里的
粉红蜡玫瑰的消融,它们
排成一列,标志着露拉小姐的损失;
可是谁会尖叫,谁会让她明白?
寻遍陆地与海洋,寻找另一个人,
灯塔会找到露拉的坟墓
将一切当作琐事打发;绝望的大海
会献出一拨接一拨的浪花



(包慧怡 译)


和煦如春,决绝似铁。

精华
66
帖子
7975
主题
226
现金
4920527 元

白龙马:1000万/枚嘚瑟猴:1000万/枚

鲜花(2185) 鸡蛋(3)
 楼主| 发表于 2019-2-20 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那边 于 2019-2-20 23:19 编辑


《风暴》

行路者突然走到那棵古橡树:一头
石化的巨鹿,它那宽如地平线的鹿角
守卫着秋天大海暗绿色的围墙。
一场来自北方的风暴。现在是花楸浆果的时节。
夜里醒来他听见——在那棵巨橡高处——
群星在马厩里踢蹄。
(黄灿然 译 )

《早晨与入口》

海鸥,太阳船长,掌着自己的舵
它下面是海水
世界仍打着瞌睡,像水底
斑驳的石头
不能解说的日子。日子——
像阿兹特克族的文字!
音乐。我被绑在
它的挂毯上,高举
手臂——像民间艺术里的
形象
(李笠 译 )

《序 曲》

醒悟是梦中往外跳伞
摆脱令人窒息的旋涡
漫游者向早晨绿色的地带降落
万物燃烧。他察觉――用云雀飞翔的
姿势――稠密树根
那无数盏灯在地底下摇晃。但地上
苍翠――以热带风姿――站着
举着手臂,聆听
无形的抽水机节奏。他坠入夏天,坠入
夏天眩目的洞穴,坠入
在太阳火炉下抖颤的
湿绿脉管的棋盘。于是停住
这穿越瞬间的直线,翅膀张开
急流上鱼鹰的栖歇
青铜时代的小号
不安的旋律
悬挂在深渊上空

晨光中,知觉把握住世界
像手抓住一块太阳般温暖的石头
漫游者站在树下。当
穿过死亡的旋涡
可有一片巨光在他头顶上展开?

(李笠 译 )


《辙迹》

凌晨两点:月光。火车在外面的
田野中停下。一个远远的镇子的点点星火
在地平线上冷冷地闪忽不定。

当一个人在梦中走得如此之深
当他再次返回屋子之际,
他绝不会想起他在那里。

或者当一个人在疾病中走得如此之深
以致他的日子都变成某些闪忽的火花,蜂群,
虚弱而寒冷于地平线上。

火车完全静止不动。
两点:强烈的月光,稀疏的星星。

董继平 译



《路上的秘密》


日光落在一个睡者的脸上。
他的梦更加生动
但他没有醒来。

黑暗落在一个在不耐烦的
太阳强光中行走于他人中间的
人的脸上。

天色如一场骤雨突然转暗。
我站在容纳每一时刻的屋里--蝴蝶博物馆。

阳光依然强烈如初。
它那不耐烦的画笔正描绘着世界。(董继平译)


《黑色的山》

汽车驶入又一道盘山公路,摆脱了山的阴影朝着太阳向山顶爬去
我们在车内拥挤。独裁者的头像也被裹在
报纸里。一只酒瓶从一张嘴传向另一张嘴
死亡胎记用不同的速度在大家的体内生长
山顶上,蓝色的海追赶着天空

(李笠译)

《挽歌》

我打开第一扇门
这是一个阳光照亮的大房间
一辆重型卡车从街上开过
把瓷器震得直颤

我打开二号门
朋友!你饮下一些黑暗
使自己变得清晰可见

三号门。一间狭小的旅馆房间
朝向一条小巷的景观
一根灯柱在沥青上闪耀
经验,它美丽的熔渣

(李笠译)


《车站》

火车已经到站。一节节车厢停在这里,
可是没有门打开,没有人上下。
究竟有没有门?车厢里
拥挤着来回走动的人。
他们从紧闭的窗户向外凝望。
外面,一个拿锤子的人沿车走着。

他敲打轮子,发出低弱的声音。但就在这里!
这里震出奇异的声响:一阵轰鸣的雷霆,
一阵大教堂的钟声,一阵周游世界的船声
托起了整列火车和地上潮湿的石头。
一切都在歌唱。你们将记住这些。继续旅行吧!

《旅    行 》

在地铁车站上
在凝视着的死了的光线下
在广告牌中间,一群拥挤的人

火车来了,带走
脸和公文包

接着是黑暗。我们坐在
车厢里,像雕塑
在山洞里滑行
逼迫,梦想,逼迫

在海平线下面的车站上
有人出售着黑色新闻
钟盘下人忧伤地
默默走动着

火车开走
带走外衣和灵魂
在穿越山洞的途中
目光射向八方
仍没有变化

但在靠近地面的时候
自由的黄蜂开始嗡嗡歌唱
我们走出地面

乡村拍了一下翅膀
躺在我们脚下
广阔 苍翠

麦穗被吹入
飘过月台

终点站!我跟着
走出了终点站

有多少人?四个
五个,就这些

房屋,马路,天空
蓝色的海湾,山峦
一齐打开它们的窗户
(李笠 译 )

《宫    殿 》

我们走进去。惟一的大厅
空寂。地板光滑
像一座被弃置的溜冰场
门关着。空气灰暗

墙上的画。我们看见
无力拥挤着的图像:乌龟
秤砣,鱼,喑哑世界里
那些搏斗的形象

一尊雕塑被放在这片空虚里:
一匹马站在大厅的中央
我们被空虚抓住时
才注意到马的存在

比海螺的呼啸更弱的
城市的喧杂和话音
围绕这间空屋
叫嚣着在寻找权力

还有其它东西,黑暗物
它们在感官的五道
门槛前停下脚步
沙子流入静静的沙漏

是走动的时候。我们
走向那匹马。它很大
黑得像铁。帝王消失时
留下的权力化身

那匹马说:“我是惟一的
我甩掉了骑在我身上的空虚
这是我的棚。我在慢慢生长
我吞噬着这里的荒寂。”
(李笠 译 )

点评

最伟大的诗人,我和小乔都喜欢的  发表于 2019-2-20 23:20
和煦如春,决绝似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9-22 05:38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40 queries , Gzip On.

(赣ICP备14002308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